先后有200多名爱心人士帮陈安兰义卖黄金梨,陈安兰是东港村有名的种梨大户

先后有200多名爱心人士帮陈安兰义卖黄金梨,当陈安兰又一次为销售发愁时,陈安兰是东港村有名的种梨大户,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引进黄金梨新品种,陈安兰是东港村有名的种梨大户,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二组村民陈安兰家的梨园迎来了一群特殊的顾客,陈安兰是东港村有名的种梨大户,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引进黄金梨新品种,他们为刘小凤筹到爱心捐款6000多元,通过爱心义卖

今年,当陈安兰又一次为销售发愁时,爱心人士们再伸援手,其中一位来自黄冈的爱心人士义卖1万斤,鄂州一家企业团购1500斤。

10年前,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引进黄金梨新品种,数百村民响应号召,拔掉庄稼,改种梨树,以图发家致富;10年后,梨农们却遭遇果梨烂在枝头无人问津的尴尬。有专家指出,打造下游销售产业链,提升产品知名度是破局关键。
种梨大户:2万斤梨,九成被爱心人士义购
2日,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二组村民陈安兰家的梨园迎来了一群特殊的顾客。鄂州市吉时宇有限公司200多名员工来此采摘黄金梨。据该公司活动负责人孟华地介绍,开展此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帮助陈安兰解决果梨滞销难题,所有员工当天共计购梨6000多斤。
陈安兰是东港村有名的种梨大户。4年前丈夫去世后,她靠打点梨园养育身患残疾的儿子。一对双胞胎孙子出生后,家庭压力进一步加剧。她的遭遇经媒体报道后,鄂州市供电公司、微笑志愿者团队以及爱心企业家纷纷前去义购。“要不是这些好心人,我的梨子哪能卖得这么好?”陈安兰说。
在社会爱心力量的帮助下,陈安兰果园新产的2万多斤黄金梨仅剩一成。
但在东港村,像陈安兰这么好运的只是少数,多数梨农家的梨却烂在枝头。
滞销现状:200万公斤黄金梨盼“婆家”
2日,与陈安兰同样靠卖梨为生的村民詹春梅整个上午仅买出15斤梨。今年74岁的她,因为记性越来越不好,她特地在卖梨的小车上写下每日的销售情况。歪歪扭扭的字迹显示,7月15日梨园开市,当天共计销售近百斤,单价为5元/斤;7月16日,销售与前一天几乎持平,单价降至4元/斤……记者发现,随着黄金梨陆续大规模上市,单价和销售量直线下降。目前,零售价为2元/斤。
看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和偶尔停车问梨的路人,詹春梅只能开出“价格多少随你给”的促销绝招。詹春梅告诉记者,几年前村组号召大伙种植黄金梨,免费提供果苗。眼见种粮、种棉收入不高,她索性将余下的5亩土地全部改种梨树。“起初卖梨的人少,还是挺挣钱的。”她说。去年,詹春梅给梨园施了5次肥料,打了8次农药,生产资料总投资2000余元。这些投入,至今仍未回本。
像詹春梅这样的梨农,在东港村约有上百户。
东港村位于九十里长港的中游,农业种植区位优势明显。该村种植黄金梨源于2004年,据其2009年申报“黄金梨标准化科普示范种植”项目资料显示,全村80%农户从事黄金梨种植,年产量可达600万公斤。
近年来,随着农村土地开发和流转,一些梨园转作它用。目前东港村仅两个村组从事梨园生产,总面积约1000亩。目前黄金梨进入丰产期,按照该村副主任杜祖林估算,今年梨树总产量逾200万公斤,基本上处于滞销状态。
专家分析:缺乏下游销售市场是症结所在
如此高额的产量却没有一个下游销售市场,鄂州市林业局实验林场场长胡敏听闻东港黄金梨滞销的情况后,一语道破问题的症结。
胡敏指出,东港村黄金梨虽然卖相不占优势,但口感细嫩、水分足。然而,东港村除了一两家梨园引入市场化管理理念外,多数梨农呈现“小打小闹”“各自为阵”、自产自销的小农经济形态,并未形成完整的产销链条。
与此同时,由于宣传和品牌包装不足,东港黄金梨并未像“沼山胡柚”“燕矶葡萄”一样打开知名度。“即便黄金梨走进鲜果市场,也鲜有鄂州人知道该梨产自东港。”胡敏称。
据悉,近年来,该村虽引进台湾企业,试图由此引入标准化深加工及市场化经营理念,可惜收效甚微。

滞销现状:200万公斤黄金梨盼“婆家”

10年前,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引进黄金梨新品种,数百村民响应号召,拔掉庄稼,改种梨树,以图发家致富;10年后,梨农们却遭遇果梨烂在枝头无人问津的尴尬。有专家指出,打造下游销售产业链,提升产品知名度是破局关键。
种梨大户:2万斤梨,九成被爱心人士义购
2日,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二组村民陈安兰家的梨园迎来了一群特殊的顾客。鄂州市吉时宇有限公司200多名员工来此采摘黄金梨。据该公司活动负责人孟华地介绍,开展此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帮助陈安兰解决果梨滞销难题,所有员工当天共计购梨6000多斤。
陈安兰是东港村有名的种梨大户。4年前丈夫去世后,她靠打点梨园养育身患残疾的儿子。一对双胞胎孙子出生后,家庭压力进一步加剧。她的遭遇经媒体报道后,鄂州市供电公司、微笑志愿者团队以及爱心企业家纷纷前去义购。“要不是这些好心人,我的梨子哪能卖得这么好?”陈安兰说。
在社会爱心力量的帮助下,陈安兰果园新产的2万多斤黄金梨仅剩一成。
但在东港村,像陈安兰这么好运的只是少数,多数梨农家的梨却烂在枝头。
滞销现状:200万公斤黄金梨盼“婆家”
2日,与陈安兰同样靠卖梨为生的村民詹春梅整个上午仅买出15斤梨。今年74岁的她,因为记性越来越不好,她特地在卖梨的小车上写下每日的销售情况。歪歪扭扭的字迹显示,7月15日梨园开市,当天共计销售近百斤,单价为5元/斤;7月16日,销售与前一天几乎持平,单价降至4元/斤……记者发现,随着黄金梨陆续大规模上市,单价和销售量直线下降。目前,零售价为2元/斤。
看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和偶尔停车问梨的路人,詹春梅只能开出“价格多少随你给”的促销绝招。詹春梅告诉记者,几年前村组号召大伙种植黄金梨,免费提供果苗。眼见种粮、种棉收入不高,她索性将余下的5亩土地全部改种梨树。“起初卖梨的人少,还是挺挣钱的。”她说。去年,詹春梅给梨园施了5次肥料,打了8次农药,生产资料总投资2000余元。这些投入,至今仍未回本。
像詹春梅这样的梨农,在东港村约有上百户。
东港村位于九十里长港的中游,农业种植区位优势明显。该村种植黄金梨源于2004年,据其2009年申报“黄金梨标准化科普示范种植”项目资料显示,全村80%农户从事黄金梨种植,年产量可达600万公斤。
近年来,随着农村土地开发和流转,一些梨园转作它用。目前东港村仅两个村组从事梨园生产,总面积约1000亩。目前黄金梨进入丰产期,按照该村副主任杜祖林估算,今年梨树总产量逾200万公斤,基本上处于滞销状态。
专家分析:缺乏下游销售市场是症结所在
如此高额的产量却没有一个下游销售市场,鄂州市林业局实验林场场长胡敏听闻东港黄金梨滞销的情况后,一语道破问题的症结。
胡敏指出,东港村黄金梨虽然卖相不占优势,但口感细嫩、水分足。然而,东港村除了一两家梨园引入市场化管理理念外,多数梨农呈现“小打小闹”“各自为阵”、自产自销的小农经济形态,并未形成完整的产销链条。
与此同时,由于宣传和品牌包装不足,东港黄金梨并未像“沼山胡柚”“燕矶葡萄”一样打开知名度。“即便黄金梨走进鲜果市场,也鲜有鄂州人知道该梨产自东港。”胡敏称。
据悉,近年来,该村虽引进台湾企业,试图由此引入标准化深加工及市场化经营理念,可惜收效甚微。

“爱心义卖!爱心义卖!叔叔、阿姨,请过来看一看,选一选……”从11月14日到24日,杨梅举着“救救病房里的读书女孩”的爱心牌子,和绵阳扶贫协会义工群的志愿者们,每天下午6时准时出现在铁牛广场的“大铁牛”前,向过往市民讲述重病女孩刘小凤的遭遇,请大家奉献爱心。短短十几天时间,通过爱心义卖,他们为刘小凤筹到爱心捐款6000多元,义卖款3000多元。

楚天都市报讯受强降雨影响,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村民陈安兰家今年所产的3万斤梨虽然品相和口感不如往年,但在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还是销售一空。记者昨悉,这一爱心之举至今已持续开展6年。

2日,与陈安兰同样靠卖梨为生的村民詹春梅整个上午仅买出15斤梨。今年74岁的她,因为记性越来越不好,她特地在卖梨的小车上写下每日的销售情况。歪歪扭扭的字迹显示,7月15日梨园开市,当天共计销售近百斤,单价为5元/斤;7月16日,销售与前一天几乎持平,单价降至4元/斤……记者发现,随着黄金梨陆续大规模上市,单价和销售量直线下降。目前,零售价为2元/斤。

今年11岁的农村女孩刘小凤患有难治型血小板减少紫癜病,近一年来断断续续的治疗花光她家所有积蓄,还欠下7万多元的外债。11月11日,绵阳扶贫协会在刘小凤的户口所在地——游仙太平乡场镇为她发起捐款活动,筹到善款1万多元,但离治愈还远远不够。为了帮助刘小凤,杨梅想到用义卖的方式为刘小凤继续筹集医药费。

今年年过六旬的陈安兰,丈夫几年前因病去世,儿子残疾,儿媳还要照看双胞胎孙子。老人种植的10多亩黄金梨是家庭主要经济收入,每年销售都很令人发愁。

2日,鄂州市杜山镇东港村二组村民陈安兰家的梨园迎来了一群特殊的顾客。鄂州市吉时宇有限公司200多名员工来此采摘黄金梨。据该公司活动负责人孟华地介绍,开展此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帮助陈安兰解决果梨滞销难题,所有员工当天共计购梨6000多斤。

喜欢在射击运动场“舞刀弄枪”的杨梅常被朋友们戏称为“女汉子”。而她自己认为,在做了10个月公益后,自己才真正成长和坚强起来。

2011年夏天,鄂城区古楼街办庙鹅岭村的六旬夫妻王贤成和刘恩兰了解到陈安兰的情况后,带着一家人推着轮车沿街叫卖“爱心梨”,2天时间卖出了3000多斤。“老人很坚强,不容易。”夫妻俩也是鄂州志成益道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此后几年,该公益组织一直在帮助陈安兰联系卖梨。

在社会爱心力量的帮助下,陈安兰果园新产的2万多斤黄金梨仅剩一成。

杨梅原本是一个在父母庇护下衣食无忧的乖乖女,在平武县城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今年2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接触到绵阳扶贫协会义工群。第一次随义工群的志愿者们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帮老人梳洗,和老人们一起唱歌、做游戏,看到老人们快乐幸福的笑脸,她心底也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幸福与满足。从那以后,义工群的每次活动,她总要从平武赶到绵阳加入其中。今年9月,应绵阳扶贫协会的邀请,她辞去工作,正式加入到该公益组织,成为一名全职公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