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格高、质量好、造林成效好成为今年我区植树造林的显著特点,贫困县农民来自林业管护等方面的资金人均达526元

农民年户均来自红梅杏的收入超过1000元,合作社农民已种植红梅杏500多亩,规格高、质量好、造林成效好成为今年我区植树造林的显著特点,全面实施精准造林,可为六盘山片区5个贫困县百万农民带来近20亿元收入,宁夏通过退耕还林直补、精准造林增收、生态护林员扶贫到户、林业特色产业助推等措施

清晨的六盘山,薄雾萦绕,一排排矗立的树木守护着这座高原“绿岛”。
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生态功能,六盘山对“贫瘠甲天下”的宁夏南部山区起着重要的湿润调解作用。
2011年,六盘山区被列入全国11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成为全国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
保护生态与脱贫攻坚,成为包括六盘山区在内的宁夏贫困地区同样重要的“考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贫困地区如何寻找生态保护与脱贫致富的平衡点,既保护绿水青山,又得金山银山?
连日来,记者行走在大山深处、旱塬之上,探寻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答案。
“靠山吃山”脱贫记
12月4日下午5时30分许,六盘山深处的泾源县六盘山镇东山坡村沉静于暮色之中,四周的山峦影影绰绰。
随着大铁门一声脆响,村民杨文科家的狗叫了几声,又安静了下来。
“我回来了。”一身尘土的杨文科走进屋里,一双冻得通红的手自然地伸向火炉。
火炉上,妻子煮的洋芋面翻滚着,弥漫着农家饭菜的清香。
看到家里来了客人,40多岁的杨文科腼腆一笑:“刚刚巡山回来!”
早上8时出门,下午5时30分回家,杨文科在山上转了9个多小时,“现在山上草厚树多,最近天气干燥,防火压力很大。”
杨文科祖祖辈辈生活在六盘山中。因为照顾多病的父亲,他没有出门打工。“老辈人靠山吃山,经常会把山上的树偷偷砍回来烧火、做农具。”因为贫穷,曾经的六盘山上,能变钱的东西都成为农民充分利用的“财富”。
不能出门打工的杨文科,也曾像父辈一样,靠山吃山。
他在自家10多亩地里种上粮食,“一年下来,除了混个温饱,啥也落不下。”
2009年,泾源县出现了空前的苗木热,“1棵2米多高的大树苗,能卖到100多元。”看到乡亲们都在农田里育树苗,杨文科也借钱在自家地里育上了树苗。
由于盲目发展,泾源树苗市场低迷,价格一落千丈。
杨文科家的树苗连续几年无人问津。没了收入,全家一贫如洗。
2016年,生态扶贫的春风吹进了偏远山村。
当年,泾源县在精准造林工程中,优先采购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苗木。
2017年,自治区启动实施“六盘山400毫米降水线造林绿化工程”,也优先采购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苗木。
同时,宁夏争取中央资金支持,实施了生态护林员精准扶贫到户工程,从全区建档立卡贫困户中聘用7500名生态护林员,人均年补助1万元管护费用。
“一年多来,县上植树造林用了我2000余株树苗,我赚了3万多元。”杨文科说。2016年10月,他又被聘为生态护林员,每月有了固定收入:800元护林补助。
杨文科扳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仅这两项收入,一年时间他家收入4万多元,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像杨文科家60厘米的树苗在市场上1棵只能卖5元钱,但我们以每棵8元钱收购。”县林业局局长禹新仓告诉记者,多出的3元钱是让农民自己把树苗挖了出来,栽种在指定的区域,并且负责3年的管护。
禹新仓说:“自从有了生态护林员,泾源县山林火灾事故少多了。2015年,泾源县发生山林火情109起,2016年冬天到现在只发生了3起。保护生态环境成了农民的‘铁饭碗’,有的护林员晚上都会去巡山。”
2016年12月7日,固原市原州区与泾源县交界处的杨林后沟发生一起火情。
“我们通过短信将火情传到周边60名生态护林员的手机上,大家立即赶到现场,不到半小时就将火情控制住,避免了周边人工林被烧。”原州区开城镇林业站站长马碾超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有些后怕,“要是没有生态护林员及时赶到,500米外的人工林一旦起火,后果不堪设想。”
“用当地的苗绿化自己的家园,让当地的贫困户挣造林的钱。”自治区林业厅厅长马金元介绍,自2017年年初启动实施“六盘山400毫米降水线造林绿化工程”以来,工程使用建档立卡贫困户苗木1219.6万株,支付贫困户苗木款4221万元;贫困户参与造林62220人次,实现劳务收入3240万元。“这项工程实施完,植树造林260万亩,可为六盘山片区5个贫困县百万农民带来近20亿元收入。”
自2016年10月以来,我区已落实建档立卡户生态护林员6000名,人均年收入1万元。2017年,我区又争取到中央资金1500万元,新增生态护林员1500名。7500名生态护林员可以带动近3万贫困人口脱贫。
一枚山杏创富记 走进彭阳山区,聊起红梅杏,许多农民如数家珍。
“别看它长得不如其他杏子好看,但甘甜爽口,绿色原生态,可受市场欢迎了!”12月5日,站在彭阳县城阳乡韩寨村柳沟湾的山坡上,飞虎果树生产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韩飞虎指着漫山遍野的杏树,喜悦地与记者聊着,“这都是我栽的红梅杏,4年栽了260亩。”
1993年高中毕业后,韩飞虎回到大山深处的家乡,栽种果树,“那时种的是曹杏,一年最高也就收入四五万元。”
韩飞虎觉得挣得不够多,可周围的乡亲们看得眼红,大家跟着他种起了果树。由韩飞虎发起成立的飞虎果树生产专业合作社,很快吸引了120户农民参加。
2013年,韩飞虎发现在山杏上嫁接的红梅杏口感比曹杏更好。于是,他又带领村民们栽种红梅杏。4年时间,合作社农民已种植红梅杏500多亩。
“每年四五月份杏花一开,漫山遍野,可好看了,就像一座花果山。”红梅杏不但让家乡变得更加美丽,也让农民尝到了甜头。由于彭阳红梅杏甘甜爽口、清香怡人、绿色健康,每年一上市就供不应求,客商纷纷赶到农民家门口收购。
今年,韩飞虎的红梅杏直接给他带来15万元的收入,比种植曹杏翻了几番。“你看,我把下面的山坡地又平整好了,明年再栽一些。”
红梅杏的魅力,让彭阳县林业局干部韩占良“坐不住”了。他毅然放弃办公室的工作,在城阳乡长城村的长城塬上承包了600亩杏园。
韩占良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将杏园中的100亩山杏,嫁接成为优质红梅杏,今年收入了50万元。
看到林业局干部承包杏园发了家,长城村的300多户农民也纷纷种起了红梅杏,全村种植面积达2000亩。今年,长城村红梅杏的产值超过了1000万元,都是韩占良指导大家接树、施肥、打药的结果。
蔺树荣、蔺怀柱、蔺占春哥仨都已60多岁,在韩占良的指导下,他们种植的30多亩红梅杏今年收入高达20多万元。
彭阳县林业局局长韩志琦介绍,目前,全县种植红梅杏5万亩,年产值超过5000万元,农民年户均来自红梅杏的收入超过1000元。红梅杏成了当地农民增收的“金果果”。
目前,彭阳县的经济林面积已达53.2万亩,成为宁夏南部山区的“大果园”。
四个婆姨当家记
中部干旱带上的同心县河西镇同德村,自有了宁夏润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万亩枸杞基地,周边许多村民不再“猫冬”。
12月6日,在润德公司的枸杞生产车间内,一派热火朝天的情景。10多位女工正在利索地将包装好的枸杞入盒装箱。
马义兰、杨晓梅、马阿舍、黑桂英4位回族妇女,都是同心县河西镇朝阳村建档立卡贫困户。
“我是‘老员工’,公司2013年成立时就开始在这里打工了。”说起打工史,杨晓梅笑逐颜开,“一年干10个月,每月工资不少于2000元,最多能拿到3000多元。”和自己过去在家种粮食“混肚子”相比,她心里别提多满意了,“我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
说完这话,4个都已成为家里“顶梁柱”的婆姨们爽朗地笑着,“女人能挣钱,还能就近照顾家,这是多好的事儿。”
马义兰等4位妇女因家里有病人等原因,家庭困难。“有时候在村里头都抬不起来。”黑桂英回想起那时的日子,伤感地说,“人都穷怕了!”
她们也曾想出外打工,挣钱,过上好日子,“家里牵绊着,走不开!”
2013年,宁夏润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这里建设“润德庄园”万亩枸杞基地,并建成了一个大型的生产车间。摘枸杞、加工枸杞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家门口有了厂子,还干得是农家活,我大胆地试了试。”杨晓梅是朝阳村第一个走进万亩枸杞基地的妇女。1个月后,当她拿着2000多元工资回到家后,全村妇女一个个眼馋得不得了。
马阿舍跟着去了,黑桂英寻着去了,最后马义兰也走进了润德庄园的生产车间,成了1名包装工。“全村来了12个与我们一样的贫困妇女,每人年收入都过2万元了。能挣钱养家,我们也能当家了。”
“公司有润德庄园、菊花台庄园两大枸杞基地,占地2万亩。每年用工最多的一天有上万人,仅给农民发工资一项,企业每年支出5000万元左右。”润德公司副总经理刘国民介绍,公司枸杞基地紧挨着吴忠市最大的生态移民村同德村。为了让更多的贫困农民从枸杞产业上实现脱贫,公司不仅以每亩760元的价格流转了农民的土地,还与全村55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2580名农民建立了联建模式,让他们变为企业的产业工人,每年每人的收入不低于1.6万元。
通过政策扶持生态造林实现增收,按照市场需求发展林业特色产业致富,正在成为促进宁夏9个贫困县区实现持续脱贫目标的两架“生态马车”。
2017年,我区投入造林、管护等林业资金10.3亿元。9个贫困县区农民直接来自林业管护方面的资金人均达526元。
生态林业正在成为宁夏精准脱贫路上的生力军。(记者 沙新 魏邦荣 吴宏林)

  今年,虽然受到了晚霜冻的影响,固原市原州区1.4万亩红梅杏还是收获了4000万元的“大礼包”,成为农民增收的“绿色帮手”。
  今年以来,宁夏各地按照“六个精准”的要求,因地制宜发展既能绿化美化山川、又能赚得金山银山的生态林业,使生态建设成为实现精准脱贫目标的“得力干将”。
  多年来,由于客观条件影响,虽然我区每年完成的植树造林面积不少,但成活率、成林率不高,全区森林覆盖率增长缓慢。今年以来,针对客观实际,我区从造林树种、地块选择、整地、栽植、管护等环节提出了“六个精准”的要求,全面实施精准造林。在这一导向下,沿黄灌区各县区按照树随水走、适地适树的原则,重点开展城乡绿化美化工作;南部山区则把未成林补植补造作为今年生态林业建设的重头戏,全面提高成林转化率。目前,全区已完成植树造林89万亩,规格高、质量好、造林成效好成为今年我区植树造林的显著特点。
  同时,各县区根据自身条件,将生态林业建设与精准脱贫有机结合,既追求青山绿水,又不失金山银山。同心县的2万亩油用牡丹林、海原县京藏高速路两侧的1万多亩苹果、彭阳县的嫁接改良杏、原州区的1万多亩红梅杏等,不仅绿化美化了环境,而且都成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好帮手。彭阳县还在造林高峰期组织农民参与,每日出工人数达万人以上,人均劳务收入100元以上。泾源县对全县4601户建档立卡的育苗贫困户实行了林业扶贫,通过政府采购三分之一的苗木用于造林、农户自己销售三分之一、原地定植三分之一的苗木培育大苗的方式,帮助建档立卡户脱贫致富。(记者 吴宏林)

记者日前从宁夏林业厅获悉,宁夏通过退耕还林直补、精准造林增收、生态护林员扶贫到户、林业特色产业助推等措施,为9个贫困县脱贫攻坚织就了一张“绿色增收网”。今年以来,投入造林、管护等林业资金10.3亿元,占全区林业投资的57.2%,贫困县农民来自林业管护等方面的资金人均达526元。
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启动后,宁夏重点在脱贫攻坚任务重、贫困人口多的宁南山区和沙区落实退耕还林任务34万亩。今年,宁夏兑现了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政策补助资金2.5亿元,使退耕还林农民从中受益。宁夏启动实施了“六盘山400毫米降水线造林绿化工程”,规划4年投资20.55亿元,完成造林260万亩,可为六盘山片区5个贫困县百万农民带来近20亿元收入。这项工程共使用建档立卡贫困户苗木1219.6万株,给贫困户带来苗木销售收入4221万元;贫困户劳动力参与造林6.2万人次,劳务收入3240万元。
宁夏在2016年已落实生态护林员6000名的基础上,今年又争取国家林业局新增生态护林员1500名,全部安排在贫困县。这一项目使每名生态护林员人均一年获得管护补助1万元,可带动近3万贫困人口脱贫。今年,宁夏在贫困县区新建枸杞标准化基地2.25万亩,指导发展林下种植123万亩,新增苹果、红枣等特色经济林5.1万亩。仅林下经济一项,就为当地农民带来5.07亿元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