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已经投放十几吨的饲草,吉木乃县冬窝子内生存着黄羊、盘羊等珍稀野生动物

哈尔交乡牧民海拉提从禁牧区外发现这只盘羊趴在地上,在吉木乃县哈尔交乡草场禁牧区内,吉木乃县冬窝子内生存着黄羊、盘羊等珍稀野生动物,吉木乃县加大对野生动物保护力度,给牧民讲科技、经济方面的知识,今天在哈尔交牧业开展了,国家实施退牧还草工程,退牧还草工程实施12年来,目前已经发现的因冻饿而伤亡的野生动物中,截至目前已经投放十几吨的饲草

阿勒泰新闻网讯
在吉木乃县哈尔交乡草场禁牧区内,一只被困盘羊因缺水极度虚弱,在当地牧民和县林业部门的共同帮助下,又重获生机。

(通讯员 胡阿尼什 赵厚玉
阿丽玛)近年来,吉木乃县加大对野生动物保护力度,每年冬季由吉木乃县林业局专门购买草料撒放在野生动物主要活动区域,保证野生动物可以正常觅食。

12月2日,在吉木乃县哈尔交乡冬牧场,“科技之冬”工作人员走进牧民的冬窝子,坐在板床上,面对面地向他们讲解牲畜疾病预防、草场使用政策、医疗卫生注意事项以及种植业、养殖业等新知识、新方法,受到了牧民的热情欢迎。今年,吉木乃县围绕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农民增产增收目标,将“科技之冬”活动作为冬季农业和农村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按照“实际、实用、实效”的原则,组织科技局、农技协等部门专家深入到各乡农牧民家中现身说法,传授先进科学知识。为了使偏远山区的农牧民也能在“科技之冬”活动中受益,吉木乃县一改过去“一人讲,众人听”的上大课做法,而是把科学技术送到牧民的冬窝子。哈尔交乡牧民库丽扎的家中挤满了听课的人,大家纷纷表示,这样的“科技之冬”活动,讲的细、听的清、用的上,拉进了党和牧民的距离。哈尔交乡牧民库丽扎高兴的说:“今天,我们迎来了贵客,他们给我们送来了宝贵的科技新知识,让我们增长了见识,学到了更多致富方法和国家政策,我们很高兴,希望这种活动以后能经常开展。”科技局副局长哈尔恒表示:“我们今后,会在全县范围内开展“科技之冬”活动,深入到各牧业点,给牧民宣传当前党的方针政策和开展生产和牲畜的发展,怎样结合经济,给牧民讲科技、经济方面的知识,今天在哈尔交牧业开展了“科技之冬”活动,效果也是非常好,我们会继续坚持下去,开展这项活动。”(来源:阿勒泰新闻网NO:091)

在陇中干旱的会宁县,昔日的濯濯童山,如今草木葱郁。该县规模化发展草业,紫花苜蓿、红豆草等多年生牧草留床面积达170万亩,成为该县经济战略性主导产业之一。甘沟镇田坪村农民孙立杰拉运了满满一车苜蓿草去交售,他说:“1亩苜蓿产5000公斤鲜草,1公斤卖0.8元至1元,亩收入四五百元,我种了50亩苜蓿,年收入四五万元。”
甘肃省正是出于对草原这个重要战略资源的重视,通过实施退牧还草、草原围栏、退化草地治理、草场封育和饲草料建设等措施,不仅使牧民没有发生饲草困难,而且由于围栏区饲草长势良好,农区人工种草规模扩大,使牧民有了充裕的饲草储备,农牧互补,形成了“牧区繁殖、农区育肥”的发展模式。
目前,甘肃省编制了《甘肃省2015-2020年退牧还草规划》,将加大后续产业扶持,以实现退牧还草工程“退得下、稳得住、不反弹”的目标。爱护草原、建设草原,大美草原将焕发出无限生机。
冬日,沿肃南县大河乡皂矾沟前行数公里,洁白的祁连雪峰、墨绿的森林、金黄的高山草甸,层次清晰地展现眼前。祁连雪水融化的涓涓溪流,在草甸上形成清凌凌的湖泊。铁丝围栏的草地上,细长的披碱草、浓密的嵩草蓬蓬勃勃。
“草场经过多年放牧,变得稀稀拉拉,我栽过木头桩子围栏草场,但羊群还是能钻进去吃草。这些年,国家政策很实惠,实现了我们牧民多年前的梦想,国家实施退牧还草工程,下发了水泥桩子、铁丝,派了技术员统一安装,算是彻底围栏。禁牧近12年了,草长得齐腰深。”裕固族牧民董勇告诉记者。
皂矾沟草场的变化,是甘肃省草原生态建设的一个缩影。作为在全国率先启动退牧还草工程的省份,连续12年如一日,将这一德政工程、民心工程落到实处,工程区草原生态环境明显改善,一些牧区重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草令:退牧还草,科学的“及时雨”
甘肃有天然草原2.68亿亩,占国土面积的40%,是全省面积最大的绿色屏障。被誉为“黄河蓄水池”的甘南玛曲草原,黄河在此流经433公里,补给了总流量的58%,由一位瘦弱少年长成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河西祁连山草原,南保祁连山生态,被誉为河西走廊的“绿色水库”,北面荒漠化草原,阻挡着腾格里、巴丹吉林和库姆塔格沙漠入侵绿洲的步伐;陇东陇中草地连片成带,成为黄土高原保水固土的“勇士”。
然而,由于气候变暖和人为破坏,到上世纪末,全省90%的天然草原不同程度退化,鼠多了,沙来了。玛曲县欧拉乡黄河水两岸,形成了220公里长的沙化带;河西走廊稀疏的荒漠草原上,大型工程修建,给草原留下一道道“硬伤”,风起尘扬;开发金矿,甘南草原被“开膛破肚”,裸露出沙砾、黄土。现实在发出追问:给子孙留下什么样的草原?种群不断扩大的牛羊们普遍面临一个问题: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肃北县盐池湾乡党委书记卫红,她亲眼目睹了盐池湾草原的变迁:“退牧还草工程实施12年来,草原上一些曾经断流的小溪又有了涓涓细流,为下游敦煌市的生态环境注入了活力。野生动物也多了,又带来了新问题,经常有牧民来投诉,野牛把家牛引跑了,变成一群野牛来到牧民草场上,还有野驴、黄羊、岩羊等食草动物,见了人也不怕,赶走又来了,与家畜争草吃,让人一筹莫展。”
草变:实施工程,陇原重披新绿
民间常说:“山上一簇草,山下一眼泉。”在青草茂盛的地方清流潺潺,而在无草覆盖的地方,一旦有雨,便是泥沙俱下。可见草的生态重要性。
环县干旱少雨,北接毛乌素沙漠。记者在山城乡看到,原来光秃秃的荒沟旱山,如今变得毛茸茸的,一种名叫沙打旺的牧草葱郁茂密,高及人肩。“沙打旺,顾名思义,风沙吹打,长得越旺盛。在这旱塬上,既能防止水土流失,又能作饲草。”山城乡乡长吴宝介绍,以前是飞机播种,如今改为人工播种,天阴时组织群众向山坡上撒草籽,再将羊群赶进去踩一踩,起耙耱作用,下点雨,沙打旺就生根发芽了。种草改善了小气候,当地年均降水220毫米,近几年雨水增多,2013年达330毫米,2014年达350毫米。当地群众反映,退牧还草,封山禁牧,山沟里草长得太密,人都走不进去了。
据监测,黄土高原草原区退化草原治理区的环县,工程区内平均植被覆盖度为51%,比非工程区提高4个百分点。同时,青藏高原草原区退化草原治理区的夏河、碌曲、玛曲、天祝、肃南、卓尼6县,工程区内平均植被覆盖度为74%,比非工程区提高5个百分点;北方干旱草原区退化草原治理区山丹、永昌、民勤3县,工程区内平均植被盖度为24%,比非工程区提高2个百分点;草的高度、鲜草产量和可食鲜草产量均比非工程区大幅度提高。
地处腾格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边缘的民勤县,砾质荒漠草原类、沙质荒漠草原类、盐生草甸草原类三大类草原总面积约1547万亩,占全县总面积的64%。近年来通过实施石羊河上游治理工程,荒漠化草原得到围栏禁牧、自然封育和修复。记者冬日在民勤县青土湖看到,金黄芦苇随风摇荡,水鸟翱翔,周边麦草方格一望无际,梭梭、白刺、骆驼刺等沙生植被紧贴沙丘。据悉,这里的植被覆盖度已从7年前的不到20%提升到目前的40%以上,是抗风固沙的卫士。
草壮:畜牧转型,农牧民乐起来
全省各地以退牧还草工程为契机,开展人工种草,实施划区轮牧,进行舍饲半舍饲圈养,推动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型。
在夏河县桑科乡牧民羊吉才让家,圈舍里养殖着体格高大健壮、羊角高高卷起的盘羊。这是他从青海引进的野盘羊,经驯化繁育出的二代盘羊,舍饲圈养与放牧结合,存栏200只,已出栏46只,经济效益可观。1只盘羊卖2万元,而藏羊1只卖1000多元,是藏羊价格的20倍。他说:“1只盘羊与1只藏羊吃的草量一样。国家退牧还草工程让我们减少养畜,我减少了养羊数量,却提高了收益。”这是夏河县引进良种进行草原畜牧业转型的有益探索,既减少了草原载畜量,又增加了牧民收入。
退牧还草工程,是新世纪以来国家面向西部地区启动的重大草原生态建设项目,是科学保护草原的“及时雨”。甘肃省抢抓机遇,2003年1月上报的8个项目县退牧还草工程试点获得国家批准。
草原上“久旱逢甘霖”。“那时草原上露出一块块秃斑,要是再放牧下去,就像老年人的头发掉光了。”阿克塞县阿勒腾乡阿合塔木村牧民阿里哈别克,指着苏干湖边一片蓬勃茂密的草场,感慨地告诉记者:“多亏国家这项政策,保护得及时!”
首批试点经过一年多的实施,休牧区草原实现了休养生息,此后工程扩大到23个县市区。2003年至2014年,退牧还草工程累计总投资32.08亿元,其中中央投资27.66亿元。全省草原围栏1.14亿亩,其中禁牧3925万亩,休牧6875万亩,划区轮牧465万亩;补播改良3065万亩,人工种草91万亩。这项工程对甘肃省草原保护发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重大作用,草原生态由原来“重大破坏”转变为“整体恶化、局部重大改变”。草原涵养水源、保持水土、防风固沙、维护生物多样性等生态功能明显恢复。

新疆喀什林业部门目前正在进行一项史无前例的工作:为以十万计的野生动物筹措“粮草”,帮助它们避免被饿毙的危险。

盘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阿勒泰地区,主要集中在吉木乃县珠尔哈勒山和萨吾尔山两地,已被发现的数量在1500只左右。

吉木乃县冬窝子内生存着黄羊、盘羊等珍稀野生动物。山区的积雪平均厚达30厘米左右,个别地方的积雪甚至齐腰深。近年来,由于人类活动影响及栖息地恶化,吉木乃县物种数量不断下降,分布区范围锐减。今年,受强降雪影响,致使生存在吉木乃县山区的珍稀野生动物觅食困难,饥饿难耐,出现与家畜“争食”现象。为防止珍稀野生动物因缺少草料出现冻饿而死等现象,2月3日,吉木乃县林业局动员牧民尽量用储备草料饲养牲畜,减少与野生动物“争夺草场”,并紧急调运200包饲草,投放到野生动物经常出没的木合尔台冬窝子、沙吾尔山冬窝子等地,确保野生动物能安全过冬。同时,还深入开展禁止非法捕猎的入户宣传活动,提高辖区内牧民保护野生动物意识,严厉打击非法捕猎活动。

新疆林业部门说,今冬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连降大雪,气温创历史最低值,罕见的严寒天气和没膝的积雪导致息栖于此的十万余只野生动物觅食艰难,一些珍稀野生动物因饥寒伤亡,目前正面临严峻的生存考验。